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杨柳传】(05)【作者:johnyoung】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 伍

  三姨娘秋月喝了许多酒,头往阿仁身上靠,自己的手开始去偷偷地摸着秋月粉裙下的大腿,那王局早就两眼冒光。阿仁瞧着两人的目光紧紧盯着秋月的下身,自己便得寸进尺,自己的手往上褶粉裙一分,那大腿嫩肉便多暴露出来。

  「两位局长怎么样?我的姨娘玉腿如何?」

  王局道,「自然是白皙粉嫩啊,没想到夫人快四十的人,身姿体形还是如此的美妙曼丽,皮肤还保养的那么好。

  秋月没力气反抗,却隐约听到阿仁和王局长的对话,「你们别看……好……好羞的。」

  阿仁却说,「难得两位局长如此雅兴,看看又如何?」说着开始脱去那披肩,把那粉裙拉到最上,那黑乎乎的三角丛林展现出来,阿仁把秋月全身抱在了自己身上,把两腿承m型跨开,那肉瓣便展现出来在局长的面前。

  「亚尔兄弟,夫人可连亵裤都没穿啊,还有你连自己的继母能下得去手,看来是情趣盎然之人啊!」刘局笑的很开朗。

  「对的……夫人可比我家内人好看多了,」「王局等等我让你们看更好看的。」
  自己继续从后用手摸秋月的阴户的肉瓣,那肉瓣干净,娇嫩,在把那肉瓣摸弄一番,便使劲的外扩扒开,那穴肉红彤彤的,还貌似扑通扑通的哆嗦着。
  王局咽着口水,往近瞧着秋月的小穴春色,那身上的酒味和小穴里的骚味混合在一起,怎么不让人心血涌动呢?

  「老王啊,你是不是弟妹都好久没上过床了啊?」

  「那逼娘们,无法满足我,干她像干死尸一样。」

  阿仁听王局在那愤愤不平,自己也是去脱她的上衣,那衫衣扣子一颗颗的被解开,便伸进去抚摸那圆润光滑的乳房,自然里面还有挂脖肚兜,那肚兜被自己从里取了出来,扔到刘局这边,那刘局也不说话了,看着这粉色肚兜,肚兜上还有鸳鸯刺绣,而肚兜的气味也很好闻,有股隔着乳房的奶香味,自己手里攥捏着,生怕错过什么味道,而体内的荷尔蒙迅速被激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阿仁,别,有外人……不要啊。」

  「什么不要啊?妹妹的升学就依仗这两位局长了,你可不要出什么差错啊。」自己从抚摸乳房到揉捏上峰的顶尖,还从嘴里伸出舌尖来挑逗。

  过了一会儿还邀请王局,刘局来把玩秋月的蜜穴。

  王局那布满茧子的手指触摸到那令人兴趣勃发的肉瓣,自己倒觉得做梦一样,肉瓣那柔软感,顺道摆开,里面湿湿的洞穴,洞穴上还有还没完全凸起的阴核。
  「夫人的小穴好嫩啊,我好想……舔………」阿仁道,「来吧,王局,她会很爽的。」王局听到话,将自己的嘴靠拢在她的阴户上,嘴唇和舌头用力的舔大小肉瓣,那每一处的红润自己都想放过。

  阴核的圆端在舌尖的拨弄下,竖立起来,王局自己用牙偶尔的戳动,那秋月在那早已开始快活的喘息,「别啊……那好敏感啊……阿仁,哦……你的须扎碰到我了,好扎,好疼哦。」酒醉的秋月有些胡言乱语。

  「夫人,你的那里好可爱,我好喜欢。」一边说一边舔吸,王局早就把自己严肃的局长身份抛到九霄云外了。

  秋月听到这个男人在那嬉嬉笑笑,自己用力的睁开眼,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,「你不是阿仁,你是谁?」

  「夫人我是……王局长啊,」随着抬起头的猥琐男人自表身份后,秋月也是很很气愤,但手也使不上力,「王……王局长……,不要啊……我好……痒。」
  「痒没事啊,等等我给你大肉棒吃,让你好好爽爽。」

  阿仁提议上床去,自己带头脱了衣裤,让自己的肉棒展现了出来,而王局长瘦裸的身材,脱了衣物,拿出自己的黝黑的阴茎摆在秋月面前,想让她吃。秋月是万般不肯的,自己含过老爷杨泰,又破伦理道德,让自己的继子阿仁把肉棒塞进自己的小嘴里,如今又要吃这根让自己觉得恶心,有一股酸臭味的,味道很浓的阴茎,自己唯一的想法是咬舌自尽了,起码还能对得起泉下的老爷杨泰。
  阿仁看她很为难,便道,「服侍王局是你的福分,现在你遮遮掩掩的,以后你女儿的事就别依靠他们了。」这番分析利弊,秋月也觉得如此,要是这局长大爷突然反悔,又惹得阿仁不开心,那真的得不偿失,自己只好索性张大了嘴。
  「来吧……王局……来吧!」王局见夫人的嘴张的好大,慢慢的把肉棒放了进去,这肉棒在舌苔上不缓不慢地进出,并让秋月扶住,王局哪禁得住这种享受,这温暖如春的滋味,由下身传到大脑里,全身软绵绵的,秋月口交的技术经过阿仁多番指点和调教,自然是学到了一些法子,嘴唇和舌头的配合,让这根肉棒变成火烫的烧钳子。

  手指按压住那阴囊和菊花的中心点,让快感的源泉翻滚在他的丹田处。
  「忍不住了,夫人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随着一声喊叫,那浓精射到了秋月的嘴里。

  秋月被这突如其来的精液射的反呕起来,「呵咳咳……咳咳咳」这浓精很浓烈,像是积攒了好久,一下子迸发出来,秋月只好吐了出来,在手上。

  王局毕竟五十多岁,不是精力旺盛的壮年男子,这番口交,自己缓缓的坐在床上休息,那脑门冒着汗。

  「哎哟,老王看你,这么一会儿就缴枪了?」刘局抽了根烟在那欣赏着阿仁和王局的玩弄,看老王软趴趴的坐着,自己脱了衣服,也迫不及待上了床,开始撸动阴茎,秋月被吓到了,这刘局比起王局更加让人害怕,那胸前的茂盛的胸毛,还有脱下亵裤后,那还没完全勃起的肉棒,比起王局的反而又大又粗,秋月心里一颤,这肉棒要是插到自己的嘴里或者小穴里,那可不是要人命。

  「刘……刘局长,你的那话儿,真大真粗。」

  刘局长被秋月的赞赏,心里的波动越来越起伏,本来在教育局里事情就很繁忙,自己和老婆的性爱生活就是少的可怜。今日有此等良机,那一定是好好把握的。

  那小穴被刘局的双手掌控,肉瓣本是阴暗无光,现在被刘局这么抚摸,搓揉,阴核越来越凸起,秋月自己的臀部配合的抬了起来,刘局的手指也很灵活,时而按压那肿大的阴蒂,时而指尖嵌入穴中,在穴内轻柔的勾弄,不一会儿就流出了淫水,「夫人觉得怎么样?舒服么?」

  「好舒服啊,啊啊啊……啊」

  「夫人我能感受到你的下面得水出来了。」那刘局一看就是床上的性爱能手,那极具温柔的话语加上手上的功夫,阿仁想自己如果是女的,也会为之倾倒吧?
  蜜穴里的林中小道,那真是曲径通幽之处,手指往里走,那便多一分紧缩,多一分缠绕。刘局抽了烟的嘴唇亲在了秋月的嘴唇,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扑鼻而来,两人忘我的亲吻,似乎忘记了阿仁和王局的存在,那胸毛抵在了秋月的胸前,肚子紧紧的压住自己的小腹,感受到了一个成熟魅力极大男人的爱意。

  那爱意的口水在两人的口中做着善意的交融,秋月脑中分泌的女性激素,传达到了身体各处。自己身体就像个小女子一样,缠绕在那肥硕的身材上。

  「刘局,进来吧,我好想要,」刘局听着秋月的需要渴望的祈求,自己把着自己的肉棒,进入慢慢的想塞入其中,可这湿滑无比的小穴,却依然在抗拒这陌生的肉棒进入,刘局焦急的时候,秋月被这肉棒的横冲直撞惹得心里酥麻难受,只好自己去引导,这样便顺利很多,那肉棒进入的时候,小穴的穴口被肉棒冠状处狠狠地撕开了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好大……」可刘局却在吊秋月的胃口,只是将肉棒全部放在I里面,却不动腰间来回进出抽插。

  这让秋月心急火燎的,「为什么不动……」

  「哈哈,夫人,你想要我怎么动啊?」

  「就是……那里……」「哪里啊?我不知道要怎么动啊?」

  「刘局……你别……开玩笑了,我想要……大肉棒,快,点。」

  刘局这才缓缓的抽动起来,那肉棒动起来后,那阴壁四周粘稠又温暖,比起自己的岁数已近黄昏的妻子,那真的是好太多了,秋月自然是年轻却又不失风度,又有气质的女人。

  「我真的在这一刻爱上了你……」说着便九浅一深的抽插起来,这一深倒是抵在了秋月的子宫处,那几浅,也是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真是让她感受到好久都没曾经历过的喜悦。

  比起杨泰,那更多的爱意;比起杨亚尔,那更多的温柔,这爱意和温柔结合在一起,是叫人达到了花儿盛开时,花蕊含苞待放时的最美妙时刻。

  杨亚尔倒被冷落到一旁,自己本是这场宴会的主角,却让老男人刘局抢尽了风头,但本都没出现过的那种开心的表情的秋月,今天也是极力的配合刘局,可见这个老男人的人格魅力确实高深。

  两人说着又改变了姿势,女上男下,这是天性欲望突破壁墙的初使,这个时代一个女人肯把快感的律动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那需要一个怎么样的男人的配合呢?这没有强迫,而是两个情到深处,为了爱欲,为了那最终的高潮,可以疯狂做爱来传递心灵讯息的沟通方式罢了。

  秋月罕见的摆动头发,两手在胸部揉捏,自己胯下也是配合着肉棒,上下而动,那琼浆爱液围绕在肉棒的周围,那舒适的摩擦感,真叫人欲仙欲死。

  在阿仁眼里,这是导致自己妒忌的开始,以为自己之前的调教,是成功的而又让女方身心都能臣服于自己,如今却,。没想到啊,这完全没想到啊。

  那自己也要紧随人后,好好去发挥自己还没发挥的实力,阿仁站在床上,握着自己的肉棒,让秋月好好照顾,秋月以是解放天性的快乐女子了,自己坐在这男人肉棒上,一边还要阿仁舒适的口交。

  这房里充满了淫靡的喘息和淫叫声,绵绵不绝的做爱的交合声……

  刘局操着却始终没射出来,因为那酒精的作用,似乎延长了做爱的动力。
  「我好累,刘局,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射?」

  阿仁道,「贱人,你想刘局把精液射到你的穴里么?」

  「不要射……不要射到里面……」秋月一边被干一边喊叫着,身体里酒精也被慢慢蒸发出来,汗流浃背的,那滴滴汗水露珠一般从头颈处留在了那双乳房之间。

  阿仁不耐这种美色让刘局独享,自己在后面托着那一上一下的美臀,把屁股扒开,那菊花眼对着自己,似乎还一缩一放的,阿仁扣弄来她的菊花,皱皱的,闻起来也有一些屎的味道,自己却不毫不吝啬,用嘴来舔食,那嘴中的吸力让那朵菊花中的杂物用力往外拽出,「不要……好痒……阿仁……」

  那王局休息够了,怼了口红酒,提物上阵,把自己的低下头的阴茎导入秋月的嘴中,如此一来,三洞齐发,秋月上下被满满的占有,毫无反抗之力,嘴里的异物在自己舌上膨胀,发热,最后盛满,像要爆炸了出来,而刘局在下的肉棒犹如坚硬肉棒一下下打桩一样注入自己的小腹中,更过分的阿仁,手指在后抠弄,自己菊花疼痛麻痒。

  不一会儿有根巨物挤进里面,秋月觉得的菊花都被撑开了,这不像上次插入李红的那时候,没有任何润滑剂,没有任何辅助,龟头硬生生的挤入其内,秋月体内剧痛,像是再往里走,自己的肛门就要裂开蹦出血来。阿仁也有同样的感受,自己手把着肉棒,让先入其中的龟头能先好好摩擦一会儿,自己在往里面捅去。
  刘局长看到秋月的夸张的表情,这和顺产生孩子一样,「小弟,你这是在干嘛?」

  「刘局,我在玩弄我姨娘的菊花。」「菊花?那里你都能干进去?那里一定很紧吧?」

  「是的,刘局,麻烦你让她更舒服,行么?」

  刘局了解后,干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,自己从来没做过三龙一凤的差事,那如今倒要尽心尽力了,随着抽插的快感越来越强烈,秋月身体开始麻木了,那后门里的痛苦在刘局这一阵阵抽插下,似乎化为虚无,自己像个机器,被设定了程序,只知道坐下起身,那后门被填满,是都要填满到了自己的肠子里,肠子里都是些自己想要排泄出来的东西,那感觉让自己嘴里都吐出越来越多的呕吐物。
  王局感受到了温暖,那呕吐物都是之前喝酒吃菜下肚后,又反呕出来的,王局却不要她吐出来,那嘴里慢慢的喷了出来,炸了出来,那粘稠,恶心,一股酒气的脏物撒在了王局,刘局的身上,但他们两却更加兴奋了,因为这样的做爱反而更能激发出他们内心的兽欲。

  「来,好温暖,……再来一些……」

  「哈哈哈……哈哈……好爽啊……夫人」在阿仁看来行政机关的局长们,都是些披着羊皮的伪君子,在工作岗位,是让人尊敬的教育人员,在床上,反而有大家都有的原始欲望,只要稍加刺激,那真的是如火如荼的展现在自己面前。
  这场酒后的乱交,在云雨散后的那一刻,又回归初始,后面的做爱后的状态,不想再描写,民国这个荒怪陆离的年代里可以让一个女人变成猪狗,又可以让几个男人忘却自己尊贵的身份,成为空中的鹰,成为傲世一切的食物链的顶端,这也是极其让人瞠目结舌的。

  到了夜晚,阿仁光着身子,抱着那个有着姨妈身份的女子,那女子叫秋月。
  秋月揉了揉眼,半梦半醒的道,「阿仁?我们在哪儿?」

  「我们在公寓里啊,」阿仁回答。

  「我头好痛,感觉又像是做了一场梦,很真实的梦。」

  「什么梦,说来听听?」

  「就是王局和刘局,两人在干我的嘴和小穴,而你……」

  「而我在?怎么了?」阿仁好奇的问。

  「你在用你那儿,插我的后面,还有,我真的觉得我的后面好痛啊?难道我的梦是真的么?」秋月追问,一直在质疑。

  「我不知道,你咋么会这么说,但是梦假假真真,真真假假的又如何呢?世间本不是如此?」

  每个的脸皮覆盖着假面,假面下的罪恶和隐藏,真的一无所知。

  秋月只是疑惑的想了想,又开始把玩起阿仁的下体,那肉棒,挺立着,似乎在诉说着什么???

  反正妹妹的事,算是踏实了,过了几天,自己又向妹妹就读的私立学校捐赠慈善款。

  而刘局和自己的三姨娘的联系也是越来越近,之间擦出火花,那也是它话,暂且不说了。

  三姨娘满心欢喜,女儿的事谈络踏实,在性生活上又有阿仁这样的年轻汉子的调教,那自然是过得甜蜜安稳。

  阿仁也是想清楚了,母亲和父亲乃逝去之人,之间的恩怨如果在带给自己这一代,那家里人都不是要遭殃,自己又如何能去享受到这些淫娃荡女的殷勤呢?
  本来近日安宁,但李菲儿却来耳边说自己养父家事情种种,自己本来意气用事说出了帮忙,但真的要自己一起陪同去,那又显得不爷们,推脱扭扭捏捏的。
  「先生,我的事,你……」

  阿仁推脱好几天,也是没办法,现今实在推脱不开,只好应答,「好吧好吧,我陪你去看看。」

  「那今日就走?」

  「今日?这么急?」阿仁道。

  「你说的,早解决早脱离噩梦。」

  「可我还有些事没处理,」阿仁毕竟是二十多岁的男人,在那一日见了美丽的赵絮,自己心里无法忘怀,便和这赵絮频繁约见,书信,电话。

  「什么没处理,还不是赵大小姐的事嘛。」说着别过头,一脸不开心

  「你可是我雇来的,我随时可以让你走,我的私事你就不要管,你要清楚你的地位。」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…」李菲儿一脸委屈的样子。

  「好了,你养父那怎么说的?」话锋一转。

  「我养父那找到我了,他知道我辞去了报社的工作,到了这。」

  「那今儿就走,你准备下。」

  「真的么,我要准备下啊,我家不是在本城的,到我老家可要一两个小时的路程。」

  「嗯,没事我喊司机老陈,把车开过来。就我和你去,这样行吧?」

  李菲儿应答了,自顾自的回房去整理衣物。自己本来要和赵絮,小武出来聚聚的,可今日却没法子,自己打了电话给小武解释,又打给了赵絮。

  可电话里的声音却很陌生,「喂,你是……?」

  「你好,你是谁?」一个声音比较甜的女孩子接的。

  「我是……我是赵絮的朋友。」

  「我姐的朋友?我姐的朋友我都认识,你的声音我怎么没听过?」那女孩的质问自己一时没法回答。

  「我叫杨亚尔,是你姐的……」话还没说完,电话里嘈杂的吵闹声出现,过了一会儿,赵絮接了电话。

  「喂,阿仁哥,你找我有什么事么?」

  「那个……那个明晚的约吃饭我去不了了,改日吧。」

  「是那个秘书吧?她又缠着你了?」阿仁很奇怪,为什么赵絮好像都知道,自己身边好像有双眼睛盯着自己。

  「我……秘书?什么秘书?」「就是那个活泼开朗的秘书,我记得……好像叫李菲儿。」赵絮调侃着。

  「你是怎么知道的?」「我不只知道她是你的秘书,你最近还要和她回家,对吧?」赵絮没来由的反问,让自己很尴尬。

  「我……我是要回家帮她处理点东西,所以不是和你说下么?毕竟之前我和你约过,准备拜访你家,到你家吃个饭。」

  「一个秘书的事,比到我家吃饭都重要?」赵絮有点难过,好像情绪激动起来。

  「我,那对不起,我下次一定去,赵絮。」说完就挂了电话。本来自己是要和她解释的,可为什么心里有些过意不去,从本来的初次见面,到后面的频繁的约见,自己倒有些在乎赵絮的感受了,可奇怪的是赵絮怎么知道自己有个秘书,还清楚晓得秘书的名字。

  这些都等回来再搞清楚,自己驰车带着李菲儿去她的养父家一趟。

  「路上,自己开车的时候也有斜眼看了看李菲儿儿,可李菲儿面无表情,令自己的心里打了个冷颤。

  到了她的家,这个家倒也是不是什么大户人家,但也不是那种普通的家庭,家里倒有仆人和丫鬟来接待,也一路跟着李菲儿进了大堂,大堂里正眼看去,上方有一副匾框,匾框上四个大字

  :富国康民。

  匾框下方两侧,是两幅画,一副是鹤立鸡群水墨画,白鹤展翅,似乎欲飞往什么地方的神情;还一副是金龙绕柱,附近是几条白蛇环在周围,那,而金龙嘴里含着一颗金闪闪的珠子。

  这桌椅,茶几,放置的茶杯,果盘,都是摆放的这么整齐,这么井然有序。
  坐了一会儿,一个戴着眼镜,穿着长袍袖衣的男子出现,衣服倒是干净,领口齐整,留着倒是干练的短发,脸上皱纹却更显出他的年纪。

  「你好,你是?怎么会跟我女儿在一起?」李菲儿只是低下头,并不讲话。
  「我是菲儿的上司,你好,李先生。」

  「哦,你就是那个城的杨家人是么?」

  「我女儿报社辞职,连家都不回了,你到底使了什么魔法?把她拐走?」
  「老先生,你是有误会吧?我们并不是什么肮脏的关系!」

  李菲儿听到这,也是犟的不行,「你怎么和我男朋友说话?老东西?」
  「什么男友?你怎么这么说?」阿仁被菲儿说的一头雾水。

  「你……你,还说没有,我女儿的清白都被你玷污了!」

  「我只是她的上司,她只是我雇来的秘书,老人家别误会,她只是在小孩子闹别扭。」

  「哦,原来如此,那我倒是失礼了,都怪我,我老伴去的早,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。」

  阿仁现在只是看到一个为女心切的老伯,没有看到当时说的拿自己女儿来借种的那种可怕的兽父心理。

  「你父亲一看就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家庭,怎么会是你说的那个……」阿仁附和在李菲儿身边低声议论。

  「你……杨亚尔,你也帮着……他么?他是什么人是你一次见面就能判断的么?」那声音一下子燥了起来,整个院子里声音都能听见。

  那李菲儿的养父不知是装的,还是本来如此,只是哭脸道,「哎,家门不幸啊,不妨和您说,我妻本不能生育,收养了这么一个女儿,却如此对待我,真的是家门不幸啊。」那真的是怨声载道,就差坐在地上诉苦了。

  阿仁没办法,不知道演的是哪一出,自己去扶着他,生怕他摔着再惹出什么事端。

  那李菲儿却是又急又气,「你这天杀的,你不是我父亲,你不配。」

  阿仁又看李菲儿要爆发,自己又迁就过去拉她,「菲儿,什么事,我们可以坐下来聊嘛。」

  阿仁稍缓两人脾气,李父讲了好歹当年母亲有养育之恩,你要给你母亲牌位去上个香,祭奠下,你都没见她一面。阿仁从中调和,让李菲儿照办,剩下的就是没完没了的父女情深,李菲儿还是不太理会。

  当晚吃完饭,李菲儿回到当时住的闺房,阿仁也去参观,帮忙收拾的是,一个丫环,李菲儿却不太认识,「你叫什么?我怎么从来没看过你?」

  那丫环低下头回答,「小的叫李梅,前几年来的,小姐离家的时候自然是没见过我。」

  「李梅?我以前房里的丫环小茹呢?」

  「你说小茹姐啊,我……我不知道,」那女婢眼里不敢看对着讲话,神色略显慌张。

  「你回答就回答,为什么这么紧张?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?」

  「我没有……我不能……小姐你就饶了我吧。」

  「那就不可能放你走了,」说着阿仁把那闺房的门给关咯。

  「我……我说了老爷会打死了我的。」

  「没事,你现在说,不说我先结果了你!」那李菲儿如此凶狠的表情,阿仁却是第一次见。

  那小丫环哪见过这种场面,腿吓得哆嗦起来,要跪在了地上,「我……我说,我说还不行么……」

  「嗯,你好好说,」

  「那小茹姐本是小姐的贴身丫环,我们都很羡慕她,她的俸粮是我们几个里最多的,那时我刚进府,做的是杂活累活,有天我刚从护城河附近洗衣回来,从后门进的,发现她和老爷鬼鬼祟祟的进了柴房,我等他们先进去,我附在门前听着,听到了……」

  「听到了什么?」李菲儿有些好奇。

  「哈哈,那自然是偷偷约会啊,哈哈,」那阿仁在一旁笑道。

  「是的……我当时隐约听到,老爷说,小茹啊,我想死你了,」

  那小茹也是道,老爷我们每天都胆战心惊,要是被大奶奶知道,我就死定了,不如您和她说,让我嫁您做个妾?

  「哎哟,小茹,你说怎么可能啊,要是让她知道,你就要离开府里,我都没好果子吃的,还不如维持现在的场面。」

  那李梅又接着说,「后来就是调情打闹的声音,我觉得羞愧便走开了。」
  「这些有什么的,」毕竟连自己养女的身体都要占有的男人做出这些事儿也不足为奇了,阿仁内心想却不好发作出来。

  「可是……可是过了一段时间,小茹就死了,死在了婢女房里,自己垂挂梁上自杀的。」

  「小茹自杀?」李菲儿还是有点质疑。

  「是的,她确实自杀了,后来,大奶奶她也病倒了,大家伙都议论因为老爷和小茹,有染,所以大奶奶才………」

  「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?」阿仁问。

  「嗯,大奶奶走了后,老爷就不准再提这件事了。」

  这一系列的事,让这个家庭,蒙上了阴影,死的人死得不得其所,活着的人因为这件事,而活的心有余悸,一直活在罪恶里,那又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分别呢?
  李菲儿让整理好闺房的李梅先出去,自己和阿仁谈论。

  「说到底还是封建思想家庭的弊端,这种人权不平等,导致我生存在这样恶心的家庭,一个人就能让其他人如奴隶一样的死或者生。」

  「可你这样说,你当初不是连父母也没有,还要待在这孤儿院中,不能去读书,不能去工作,也没有一定地位,可以去吸引同事的眼光啊?」

  「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,当初我要是留在这个是家里,可能就能开导小茹,起码她还能活下去。」

  「小茹也是苦命人家的孩子吧,这就是她的命运,」阿仁表示叹息。

  「哎……说了这么多义愤填膺的话,可我怎么办啊?晚上要是……这个淫魔偷偷到我房里怎么办?」

  「你别怕,我不是在么?」

  「我真的不想给被他玷污了,当初我就是因为这个离开了这个地方,这个城。」
  「我想应该不会吧?要是会的话……到时候……你就……」阿仁附在她耳边窃窃私语什么。

  「未完待续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