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d广告
  • 文章阅读

     

    浪媽色姐

     
     

    发布日期: 2018-07-18

     
     

    “怎麼回事?”正在熟睡中的我忽然感覺到陰莖上傳來了一陣陣的麻癢,耳邊也傳來了“滋滋”的聲音,還有一股酒氣。我睜開了眼睛,天還沒有亮,房間裡很暗,從走廊傳來的微弱的燈光透過門縫照在我的身上。一個人正趴在我的雙腿之間,在那裡“品嘗”我的陰莖,一雙柔軟的手在我的睪丸上弄來弄去的。我挺起了身體,她還在那裡,隨著我的身體移動也往前蹭了一下,我的手摸索到了她的乳房上,當手指摸到了左面乳頭下面一個小小的突起的時候,我就知道了她是誰。

    “姐姐,你怎麼回來了?”我問。

    “鬼靈精,你怎麼知道是我?”姐姐吐出我的陰莖問。

    “你的左面的乳頭下長了一個小疙瘩,我摸了無數次了,還不知道啊。”我說。

    “知道就好,我還不是想你才回來的。”姐姐說。

    “你怎麼半夜回來啊,媽媽知道嗎?”我問。

    “公司今天開酒會,才散不久,本來要回你姐夫那裡的,可是太晚了,路又遠,我就跑回來了。”姐姐說著親了我的龜頭一下。

    “媽媽知道嗎?”我問。

    “我從后門進來的,一進來就直接奔你這裡來了,媽媽還不知道的。”“那就快休息吧,這麼晚了,還胡鬧。”我說。

    “什麼?這麼絕情啊,人家可是想著你啊。”

    姐姐說完不由分說便吻住了我的嘴,一嘴的酒氣。她緊緊的抱著我,溫暖而又豐滿的身體貼住了我的身體,我本來正在休眠的陰莖在瞬間變清醒過來,頂在姐姐的臀上。

    “你的身體出賣了你啊!”姐姐感覺到了我身體的變化,手伸到下面又捏住了我的龜頭,手指在上面摩擦著。我的手伸到了姐姐衣服中,摸到了她的乳房上,手指在她的乳頭上摩擦著,就像她的手指摩擦我龜頭那樣。姐姐躺在了床上,分開了雙腿,然后把我拉到她的身上,我摸索著將陰莖插進了她的陰道中,開始了抽插……

    我二十一歲了,讀大學,因學校離家很近,所以我成了大學中極少有的走讀生。姐姐已經工作了,比我大三歲。媽媽爸爸都是中學教師,現在離婚了,具體什麼原因我也不清楚,只記得他們大吵一架后爸爸就搬出去住了,媽媽抱著我大哭一場,幾天后就離婚了,家產一分為二,爸爸帶走了姐姐,媽媽選擇了我。姐姐同我的關係從小就很好,那時候家裡還是老房子,我同姐姐每天都睡在一張床上,大家有說有笑的,因為當時年紀小,所以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,直到我上了高中那年。

    一次在學校裡洗澡,同學們看到了我那粗大的陰莖都為之一驚,但是隨后看到我那過長的包皮就開始嘲笑我了,說我發育的不正常。都高中了,龜頭還沒有露出來,然后他們在我面前顯示他們那紅紅的龜頭。我跑回了家裡,趴在床上在那裡生悶氣。

    “怎麼了?”姐姐回來后看我躺在床上,就問我。

    “姐……”我想說,但是還是不好意思說,雖然我同姐姐的關係好,但是還是有點不自然。

    “怎麼了?跟姐還這樣不好意思?”姐姐問。於是我吞吞吐吐的把事情說了出來。

    “哈哈哈……”姐姐聽了后大笑,起來把門鎖上,然后走到我的面前,“讓我來給你看看。”

    “哦?”我猶豫一下,最後還是在姐姐那關切的目光中把褲子拉了下來,粗大的陰莖暴露在姐姐的目光之中。

    “好大啊,沒想到比我男朋友的還大。”姐姐說。她說完雙手扶著我的陰莖,左手輕輕的向下翻著我的包皮,慢慢的,當我的龜頭露出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一陣陣的疼痛。

    “好疼啊,姐姐。”我說。

    “忍一下就好了。”姐姐說著把我推倒在床上,然后蹲在地下,雙手仍然慢慢的翻著我的包皮,她的手用力的向下翻一下后又鬆開,讓我的包皮自動收回,然后用更加用力的向下拉,就這樣反復的運動著。

    “怎麼樣?還疼嗎?”

    “不疼了。”我說,確實是不像開始的時候那麼疼了,陰莖上傳來的是特殊的感覺,在微微的疼痛中有一種壓迫感,讓我想要釋放一樣,同時還伴隨著癢癢的感覺。姐姐的手力度適中,十個指頭一起用上,四處撫摩,讓我分散了對包皮的注意力,這樣在姐姐上下的套弄中,我的龜頭終於露出了一半,但是龜頭的一半卻正是比較難弄的位置,我的疼痛又加劇了,包皮上面出現了血絲。

    姐姐看著我痛苦的表情,猶豫片刻后她張開嘴將我露在外面的半個龜頭含了進去,溫暖的感覺包圍著我的龜頭,我立時忘記了疼痛,姐姐溫暖的唇在我的龜頭上吮吸著,還發出輕微的響聲,我的陰莖在她嘴唇的吮吸之下又變大了許多,包皮上的血管也清晰的顯現出來。姐姐她每舔一下我的尿眼,我都感到無比的刺激,仿佛她舔中了我的靈魂一樣。她的雙手並沒有因為口舌的加入停止動作,還在繼續輕輕的上下套弄著。

    我坐在那裡,感覺到四肢都沒有力氣了,我真想就這樣呆上一輩子,那舒服的感覺是以前我從來沒有的,而姐姐也專著於吮吸我的龜頭,眼睛裡發出了貪婪的目光。陰莖上傳來的快感已經升華了,我感覺到有東西要從陰莖裡噴出來一樣。

    “姐,我……”我還沒有說完,姐姐忽然猛的用力將我的包皮翻到了最大限度,我只感覺陰莖上一痛,接著是如飛起來般的感覺,快感從陰莖蔓延到全身,在我身體各條神經裡遊動。一股白色的液體從我的尿眼中飛出,姐姐用手護住了面部,白色的液體噴在她的雙手上。我無力的倒在了床上,陰莖上下的顫動著,還有一點液體從裡面流出,此時整個龜頭已經完全的露了出來,包皮套在我龜頭的下面,皺皺的。

    “現在好了,快去廁所洗洗吧。”姐姐在我的陰莖上彈了一下說。我從床上爬了起來,然后穿上褲子向廁所跑去,到廁所我才發現,在龜頭以下的部位粘了一層白白的東西,粘粘的,我用手搓了一下,還有些難聞的味道,於是我放肆的衝洗了一番。

    當天晚上我吃飯都感覺特別的香,雖然同姐姐還是一樣打鬧說笑,但是總有種怪怪的感覺,吃完飯后我去上晚自習,在廁所內我向那些嘲笑我的家夥展示了一下我重獲新生的陰莖,他們沒話說了。

    我是同姐姐在一個房間睡覺的,不過媽媽給我們定了規定,要我們反方向睡覺,我的頭同姐姐的腳相對,姐姐的頭同我的腳相對。姐姐已經躺在那裡了,我也脫了衣服后躺了下來,手不自覺的摸著自己的陰莖,大腦裡想的是姐姐今天給我套弄時的感覺,手開始上下的模仿姐姐的動作,但是怎麼模仿還是不對,我看了看姐姐,她蓋著毛毯,身體上下的起伏,好像睡的很香的樣子。我輕輕的掀開姐姐的被子,然后手在她的腳心上輕輕的撓了幾下。

    “呵呵,好癢。”姐姐笑了,原來她還沒有睡著。

    “能……能不能再給我弄一次。”我吞吞吐吐的說。

    “可是可以,不過有個條件。”姐姐說。

    “什麼條件你說吧。”我興奮的說。

    “不要告訴媽媽,爸爸,還有就是你要幫我舔我那裡。”姐姐指著下體說。

    “好好。”我點頭說。姐姐滿意的點了點頭,然后又躺了下來,她把手伸到被子裡,我立刻也鑽到被子裡,向姐姐的頭那裡挪了挪身體,讓陰莖離姐姐更近。同時自己的也更加靠近姐姐的下體。姐姐的頭已經伸到了我的被子裡,她的手抓住了我的陰莖,靈巧的舌頭已經開始在龜頭上運動起來,手指在我的睪丸四周輕輕的扣著。

    我把頭伸到姐姐的雙腿之間,手伸了過去。我摸到的是一堆毛茸茸,軟綿綿的東西,我的手指在終於找到了一個入口,入口處濕濕的,滑滑的,還有兩條長形的嫩肉,我的手指慢慢的從嫩肉中間伸了進去。姐姐的身體抖了一下,比剛才分得更開。我的手指摸到了一粒肉芽上,肉芽硬硬的,我又用手指捏了幾下,伸出舌頭在那個洞口附近舔了起來。

    姐姐的喉嚨裡發出了呻吟聲,嘴唇更是用力的吮吸著我的龜頭,我更加賣力的吮吸著姐姐的下體,而且用牙齒輕輕的叼住那兩條長形的嫩肉。姐姐的舌頭在我龜頭下方的軟肉下舔來舔去,我感覺又要爆發了,於是想要拉出陰莖,但是姐姐用力的抱著我的臀,不讓我從她口中逃走,我受不了了,精液全部都噴到了姐姐的口中。

    姐姐的陰道也開始蠕動起來,然后一股鹹鹹的,略帶有腥味的液體流到了我的口中,既然姐姐把我的東西都吞下去了,我也不要客氣了,於是將姐姐陰道中流出的液體喝了下去。我們兩個抱在一起喘息著,姐姐親吻著我的陰莖,我則親吻著姐姐又白又光滑的臀,我們誰也沒有說話,而是抱在一起享受著高潮后那舒服的疲勞。

    膀胱裡那難受的滋味,讓我從睡夢中醒了過來,發現陰莖還在姐姐的手中握著,我慢慢的把陰莖拉了出來,然后穿上拖鞋到了廁所,把膀胱中的東西都清了出來,路過爸爸媽媽房間的時候聽見了裡面有聲音。我從門縫向裡發現爸爸媽媽在做著剛才我同姐姐做的事情,只是他們做的更是瘋狂,媽媽趴在爸爸腿間,用力的吮吸著爸爸的陰莖,口水從媽媽的嘴角流了出來,流到爸爸的睪丸上,爸爸則捧著媽媽的屁股像吃西瓜一樣,在媽媽的陰部舔著,還發出了聲音。

    媽媽轉過身來手扶在爸爸的陰莖,對準自己的陰道坐了下去,然后雙手按在爸爸胸上上下運動起來,一雙碩大的乳房上下的晃動著。看到這,我的陰莖立刻又蘇醒了,脹大的陰莖頂著房門,我上下的輕輕的運動,龜頭在門上摩擦著,就在這時候,一雙手從我身后伸了過來,抓住了我的陰莖。

    姐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了我的後面,她低下頭然后張口吻住了我的嘴,我立刻轉過身來緊緊的抱住姐姐,舌頭在她的口裡和她的舌頭的攪動在一起,我的手從她的內衣下伸了進去,笨拙的摸著她的乳房。然后鑽到了她的衣服裡,嘴唇夾住了她的乳頭,我的個子比姐姐矮了一頭,所以我只有在她的乳頭上猛烈的親吻。

    我拉著姐姐的手跑回了我們的房間,然后把門關好,立刻倒在了床上,我的手抓住了她的衣服用力的扯了下來,她則把我的內褲拉了下來,然后含住我的陰莖。

    我躺在床上,她趴在我的雙腿之間吮吸著,我的陰莖就像著了火一樣,但是姐姐的口卻比我的陰莖還要熱。她吮吸片刻后就將我的陰莖吐了出來,然后脫下自己的內褲跨在我身上,像媽媽那樣將我的陰莖抓住,在自己的陰唇上摩擦了幾下,然后將龜頭頂在了陰道口。我抱著她的腰,下體一用力,陰莖便插進了那快樂的陰道中,無比的順滑,溫暖的接觸,暢快的摩擦,讓我感覺到了男女之間真正的快樂,原來真正的做愛比用嘴吮吸要舒服的多。我當然不會放過,一邊吮吸她的乳頭一邊抽插著。我的舌頭也像陰莖一樣在她的口中進進出出。

    姐姐的手摸到了我的肛門上,手指在上面輕輕的撫摩,然后她猛的將一根手指插了進來,我一分心,快感從陰莖上傳來,精液瘋狂的噴入了姐姐的陰道中。姐姐的陰道沐浴在我的精液中,她掙扎著套弄幾下后也達到了高潮。我緊緊的抱著姐姐,陰莖不忍從她的陰道中拉出,盡管精液已經開始順著我的陰莖流到了床上。

    從那以后我同姐姐的性生活就開始了,她雖然已經有了男朋友,但是還是找機會回來和我的陰莖來一次親密接觸,就這樣一直到了我高三的時候,爸爸媽媽離婚,姐姐跟著爸爸搬出去了。

    我到大一后,姐姐就開始準備婚禮了,媽媽雖然同爸爸有過節,但是還是去參加了姐姐的婚禮,我也一起去了,我們還找了個機會在洗手間裡大戰一回。姐姐結婚后就同姐夫買了房子,搬出了爸爸的房子,媽媽和我還在老房子裡住,姐姐在公司應酬很多,每次時間一晚的話就回來,接著『治療』我的陰莖。

    “女大不中留。”這就是媽媽對姐姐結婚的評論。姐姐雖然結婚后時不時地回來找我,但是畢竟不是每天回來。

    媽媽是中學教師,今年46歲,一付好身材,一雙乳房將我和姐姐喂養大后還是那麼豐滿誘人,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,我早早的回到了家裡,開始收拾自己房間裡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,從桌子到床下等等,媽媽留了張字條,說是出去買菜了。

    我感覺沒什麼意思,就躺在床上回想和在姐姐一起的激情時光,想到這,我忽然想起來了,自己的床下面還有幾本借來的黃色小說,於是猛的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后鑽到了床下去找,當我找到藏好的書準備出來的時候,我發現在我的床板上用膠布粘著一個信封,我好奇地將那東西拿了出來。我坐在床上,將信封打開,從裡面掉出了一封信,信上粘了很多透明膠布,看樣子這信是被撕毀后重新粘好的,我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那封信。信是在內蒙古的表舅舅寫給我媽的,舅舅在我小時侯經常來看我,后來他到內蒙去做生意了,從那裡收購各種土產,然后賣到沿海地帶,聽說生意不錯。

    信中將我的身世全部寫了出來,我居然是媽媽同表舅亂倫生下的,信裡除了舅舅的懺悔外還有一張存摺,上面有20萬。原來我的親生父親居然是自己的舅舅,那我姐姐到底是什麼關係?姐姐知道這件事情嗎?爸爸是不是知道了這件事情才同媽媽離婚?自己都已經同姐姐發生了關係,還有什麼想不開的,也許我繼承了我親生父親的本質,他同我媽媽亂倫,我也同姐姐亂倫。

    “兵兵!過來幫我拿東西。”媽媽在樓下喊。

    我立刻從房間裡跑了出來,媽媽拿了抱了一大包東西,正在向廚房走去。我也不知道媽媽在想什麼,一頓豐盛的晚飯后,姐姐回來了,同姐夫一起,還給我帶來了禮物。我們一起呆了一會,姐姐和姐夫因為有應酬,所以走了,媽媽要去家訪,也走了,我回到房間大腦中想的,則是媽媽同舅舅的事情,忽然覺得他們之間很刺激,腦海中出現了舅舅強壯的身體壓在媽媽豐滿的肉體上的情景。

    “兵兵,醒醒。”

    不知怎麼搞的,我居然睡著了,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,媽媽就穿著睡衣坐在我的床上。

    “快起來。”媽媽說著把一個包著包裝紙的盒子給了我。我打開了包原來是一本書,《一千零一夜》中文無刪節版,是我一直想要的書。

    “媽媽,你能像我小時侯那樣讀給我聽嗎?”我說。

    “好吧!”媽媽拉了一下自己的睡衣,然后靠在床上,打開了那本《一千零一夜》。我躺在媽媽的腿上,聽著媽媽在給我讀故事,右手自然的環抱在她的腰上,左手則伸入了她的睡衣中,像小時候那樣用手指拉扯著媽媽的乳頭。媽媽大概沒有想到我的想法,還在那裡專心的讀著故事。她的乳頭在我的手裡變硬了,我有點累了,靠著媽媽的腿睡著了。

    睡夢中,我感覺有人躺在了我床邊,一股酒氣跑入了我的鼻孔,我知道一定是姐姐,一想到姐姐我睡意全無,猛的睜開了眼睛,昏暗的房間中,我看到了一個人趴在我的旁邊,睡的正香。我不由分說,壓在了她的身上,手聊起了她的衣服,然后拉下了她的內褲,然后將我粗大雄壯的陰莖摸索著插入了那刺激的陰道中。

    “啊!”她好像是醒了,想要把我從她身上弄下來,但是我的陰莖已經插了進去,我的手隔著她的胸罩緊緊地抓住她的乳房。

    “你……”她回頭想說什麼,還沒有等她說話我的嘴已經將她的口封住,我的舌頭在她的口中攪動著,她掙扎了幾下變停止了動作,舌頭有點生硬地同我的舌頭攪動在一起。姐姐的陰道已經分泌了好多液體,我在裡面抽動得很舒暢,沒有什麼阻擋,但是她的陰道好像比以前要松了很多,不過抽動起來非常過癮,正是因為沒有了那緊窄的刺激,所以我抽插了半天還沒有要射的慾望。

    “姐,怎麼幾天沒有做,你的小洞都變松了,是不是姐夫的杰作啊。”我離開了她的嘴唇問。她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,我壓在她的背上,嘴唇吻著她的脖子,聽著她濃重的喘息聲音,陰莖更是賣力地在她的體內抽動,我把陰莖完全的拉了出來,然后在用力地頂了進去,龜頭一直頂到她的子宮口,接著變是上下左右地研磨,我此時想的是融化在她的身體裡,好像怎麼做都不滿足一樣。

    我拉出了陰莖,然后扳過姐姐的肩膀,她順從地隨著我的手翻了過來,我把她寬大睡衣的下擺掀了起來蓋在她的身上,然后將她的雙腿放在我的腰邊,將龜頭在已經水汪汪的陰道口上下動了幾下后,又插到了她溫暖潮濕的小洞中。她的腿盤到了我的腰上,我的陰莖每次都深深地插進去,龜頭同她的陰道充分的接觸摩擦,產生的快感一波又一波。她也開始上下的晃動著腰部,迎合我的每一次抽插。

    我的陰莖開始有了感覺,仿佛觸電一樣抖動起來,我知道就要射了,於是更加的用力,我的手摸到了她的乳房上,手指玩弄著她的乳頭。但是我的手並沒有摸到她左乳頭上的那個小小的疙瘩,難道不是姐姐?就在我思考的時候,她的陰道開始蠕動了,我知道這是她高潮的前奏,我猛的伸手打開了台燈。

    “媽媽。”我叫了一聲,媽媽正在我的身下,忍受著我的抽插。

    “快……快!就要來了。”媽媽沒有管那麼多,而是繼續晃動著腰。此時我繼續地用力的抽插,隨著高潮的來臨,一股又濃又熱的精液射到了媽媽陰道中,而媽媽也分泌出更多的液體將我的陰莖包圍。我們一起到了高潮,“媽媽。”我輕聲地招呼道。

    “我們……我們是不是做了什麼。”媽媽說。我點了點頭。

    “哎!真是冤孽啊。想不到過了這麼多年,我還是回到了以前那樣了。”媽媽說著從床上站了起來,然后向門口走去。

    “今天就當什麼也沒發生好了。”媽媽回頭說。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猛地跳了起來抱住了媽媽,媽媽邁出去的腳步停住了,她的手搭在我的手上。

    “媽媽,我不管,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婆。”我強硬地說。

    “兵兵,你……你這又是何苦呢。”媽媽說。

    “媽媽,你是不是也想,如果不想,剛才為什麼不阻止我。”我說。

    “那……”媽媽一時間沒有了語言,站在那裡。

    “媽媽,爸爸舍你而去,我就來照顧你。”我堅定地說。媽媽的手用力地握住了我的手,我感到有一滴熱熱的液體滴在我的手上,媽媽轉過身來同我緊緊的抱在一起。

    “你知道我為什麼同你爸爸離婚嗎?”媽媽躺在我的身邊一邊說,一邊用手指在我的乳頭上轉圈。

    “是不是因為舅舅啊?”我說。

    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媽媽問。

    “我看到了藏在我床下的東西。”我回答。

    “知道也好,遲早你都要知道的。”媽媽說著拿出了給我買的書,然后從裡面拿出了存摺。

    “這是你親爸爸給的生活費,今天是你的生日,在二十多年前的幾天我們發生了關係,很快就有了你,你外婆擔心出事情,就把我嫁給了你現在的爸爸。現在這錢是你的了,你想干什麼就干什麼吧,你已經是大人了。”媽媽把存摺交給我。

    “這麼多錢,我要來做什麼,先放一放吧,用的時候我在拿。”我又把存摺放進了書裡,“媽媽,你怎麼突然跑到我房間裡了?”“剛才給你讀故事,看你睡著了,我也想休息一下,誰知道又想起你爸爸,心裡不太舒服……”

    “你就喝了酒。”我搶過媽媽的話說。

    “是啊!”媽媽說,“你同你舅舅還真像,個子不高,但是就是這麼善解人意。我剛才聽你管我叫姐姐來著?你和你姐姐也……”媽媽說。我一看事情已經隱瞞不住了,只有將自己同姐姐的事情都告訴了媽媽。

    “你比你舅舅還要厲害啊。”媽媽說。

    “那姐姐和我是什麼關係?”我問。

    “她並不是你的姐姐,而是你父親的前妻給她生的女兒,但是他前妻因病去了。”媽媽說。

    “那我和姐姐不是沒有什麼血緣關係?”我問。

    “是的,所以你們的關係如何我沒有在意,把你們安排在一間房我也放心。”“真是我的好媽媽。”我親了一下媽媽的臉說。我的手摸著媽媽的乳房,陰莖又硬了起來,媽媽看著我立了起來的陰莖知道我要做什麼了,於是自己掀起了衣服的下擺,然后側過身去,雙手分開了臀,露出了發黑的陰戶。

    “快點吧,不要耽誤了休息。”媽媽說。

    ************

    一覺醒來天已經大亮了,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我的房間,客廳裡傳來了一陣挪東西的聲音,看樣子媽媽是在收拾房間了。我穿好衣服走了出來,果然媽媽正在擦著衣櫃的玻璃,我走到媽媽的後面猛的抱著了她的腰。

    “啊……”媽媽嚇了一跳,然后回頭一看是我,“你想嚇死我啊,怎麼不睡了。”

    “已經睡好了。”我回答道。

    “飯在廚房裡,去吃吧。”媽媽說完,轉身又去擦玻璃了。我自己走到廚房裡隨便吃了點東西,然后到洗手間洗了個澡,出來一看媽媽還在那裡清理東西,俗話說:飽暖思淫欲。看著媽媽那豐滿的身體,我剛才吃下去的東西,都成了我情慾的催化劑。我走到了媽媽身后,手直接就按在她的乳房上。

    “媽媽。我想在這裡……”我說。

    “不要了,大白天的,被看見不好。”媽媽晃動著身體說。

    “現在誰會來啊!”我說著,手伸到媽媽的腰間,然后解開了她的腰帶,腰帶一松她的褲子就自動落了下去,只剩下一條黑色吐蕾絲的內褲,我手一揮,內褲也被拉了下來。昨天把媽媽當成了姐姐,所以也沒有什麼溫存,自然沒有機會仔細的看看媽媽的陰戶同姐姐的有什麼不同,我蹲下了身體,雙手分開媽媽的兩腿,仔細地觀察著她的神秘地帶。

    成熟女性的陰戶果然很有味道,媽媽的陰戶也是有一股腥騷的氣味,雖然被沐浴露的味道掩蓋,但是還是可以聞得到,媽媽的兩片大陰唇非常的肥厚,我鬆開手指后,兩片大陰唇自動的合在一起,將陰戶保護起來,只留下一條肉縫,肉縫的邊上有很多黑色的體毛,一直延續到媽媽的小腹下,我又用力地分開兩片大陰唇。媽媽的陰蒂在我手指的刺激下也硬了起來,我伸出舌頭在上面舔了舔,然后舌頭順著陰蒂向下滑動,話滑過陰道一直到了媽媽的肛門上,然后又反方向的滑了回去,幾個來回之后,我的嘴唇上粘滿了媽媽陰道裡分泌的液體,而媽媽也無力的靠在櫥櫃上喘息著。

    “不要再舔了……”媽媽在求饒。我站了起來,將媽媽的圍裙解下,然后手伸到她的衣服裡。不過我沒有奔向那一對豐滿的乳房,而是在她的腋下停止了步伐,我摸著媽媽柔軟的腋毛,忍不住用力地拔下了一跟。

    “啊!”媽媽疼得叫了一聲。我吻著媽媽光滑的皮膚,然后把褲子褪到腳下,用陰莖在媽媽的腿上蹭著。

    “快,快插進來……別……別再折磨媽媽了……”媽媽央求道。我握著陰莖,盡力地擡高。可是沒辦法,自己的個子太矮了,陰莖根本無法到達媽媽陰部的位置,我一回頭髮現了桌子下的塑膠小凳子,我把它拿了出來,然后踩在上面,呵呵,高度正好。我調整了一下角度,然后用力地從後面將陰莖插入了媽媽潮濕的陰道中,然后抱著媽媽的腰開始用力的抽動起來。

    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媽媽的呻吟不是很大,她趴櫥櫃上,兩個豐滿的乳房頂在玻璃上,呼出的其氣體在玻璃上面形成了水珠,然后慢慢地又流到媽媽的乳頭上。媽媽的屁股隨著我的抽插前后運動,我的從她的乳房來到了她的屁股上,手指玩弄起她的肛門來。媽媽的肛門旁邊也長了很多的毛,不過不像陰部那樣那麼堅韌,這裡的則非常的柔軟,我輕輕地撫摸著。

    一陣緊張的運動后,我的身上出汗了,媽媽也在那裡氣喘籲籲的,她陰部的汗水更加協助了我的抽動,我越來越有力氣,我陰莖上的氣味同媽媽陰道裡分泌出的氣味混合在一起。媽媽的陰道已經開始不規則地蠕動了,液體也越來越多了,我知道媽媽的高潮來臨了,我正準備在用力的轟媽媽幾炮,結果還沒有等我開始,媽媽忽然猛的夾緊我的陰莖,然后屁股開始左右的搖擺,我無法控制我的動作,一股股的精液噴入了媽媽的陰道中。

    “呼……呼……”我趴在媽媽的身上喘著氣,媽媽也在那裡大口地呼吸。過了一會,媽媽伸手過來把我的陰莖拉了出來,然后用手指替我清理著上面殘留的液體。我吻著媽媽的嘴唇,舌頭品嘗著她的唾液,“舒服嗎?媽媽?”我問。媽媽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,就在我從凳子上下來的時候,一陣開鎖的聲音從后門傳來。

    “媽媽,小弟,我回來了。”姐姐那熟悉的的聲音響起。

    “你姐姐回來了,快把衣服穿好。”媽媽慌張地說。

    “沒關係,媽媽。”我拉著媽媽的手不讓她動作。

    “為什麼?”媽媽問。

    “我們有機會玩三人行了。”我笑著說道,還沾著少許液體的陰莖又硬了起來。

    【全文完】

    “怎麼回事?”正在熟睡中的我忽然感覺到陰莖上傳來了一陣陣的麻癢,耳邊也傳來了“滋滋”的聲音,還有一股酒氣。我睜開了眼睛,天還沒有亮,房間裡很暗,從走廊傳來的微弱的燈光透過門縫照在我的身上。一個人正趴在我的雙腿之間,在那裡“品嘗”我的陰莖,一雙柔軟的手在我的睪丸上弄來弄去的。我挺起了身體,她還在那裡,隨著我的身體移動也往前蹭了一下,我的手摸索到了她的乳房上,當手指摸到了左面乳頭下面一個小小的突起的時候,我就知道了她是誰。

    “姐姐,你怎麼回來了?”我問。

    “鬼靈精,你怎麼知道是我?”姐姐吐出我的陰莖問。

    “你的左面的乳頭下長了一個小疙瘩,我摸了無數次了,還不知道啊。”我說。

    “知道就好,我還不是想你才回來的。”姐姐說。

    “你怎麼半夜回來啊,媽媽知道嗎?”我問。

    “公司今天開酒會,才散不久,本來要回你姐夫那裡的,可是太晚了,路又遠,我就跑回來了。”姐姐說著親了我的龜頭一下。

    “媽媽知道嗎?”我問。

    “我從后門進來的,一進來就直接奔你這裡來了,媽媽還不知道的。”“那就快休息吧,這麼晚了,還胡鬧。”我說。

    “什麼?這麼絕情啊,人家可是想著你啊。”

    姐姐說完不由分說便吻住了我的嘴,一嘴的酒氣。她緊緊的抱著我,溫暖而又豐滿的身體貼住了我的身體,我本來正在休眠的陰莖在瞬間變清醒過來,頂在姐姐的臀上。

    “你的身體出賣了你啊!”姐姐感覺到了我身體的變化,手伸到下面又捏住了我的龜頭,手指在上面摩擦著。我的手伸到了姐姐衣服中,摸到了她的乳房上,手指在她的乳頭上摩擦著,就像她的手指摩擦我龜頭那樣。姐姐躺在了床上,分開了雙腿,然后把我拉到她的身上,我摸索著將陰莖插進了她的陰道中,開始了抽插……

    我二十一歲了,讀大學,因學校離家很近,所以我成了大學中極少有的走讀生。姐姐已經工作了,比我大三歲。媽媽爸爸都是中學教師,現在離婚了,具體什麼原因我也不清楚,只記得他們大吵一架后爸爸就搬出去住了,媽媽抱著我大哭一場,幾天后就離婚了,家產一分為二,爸爸帶走了姐姐,媽媽選擇了我。姐姐同我的關係從小就很好,那時候家裡還是老房子,我同姐姐每天都睡在一張床上,大家有說有笑的,因為當時年紀小,所以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,直到我上了高中那年。

    一次在學校裡洗澡,同學們看到了我那粗大的陰莖都為之一驚,但是隨后看到我那過長的包皮就開始嘲笑我了,說我發育的不正常。都高中了,龜頭還沒有露出來,然后他們在我面前顯示他們那紅紅的龜頭。我跑回了家裡,趴在床上在那裡生悶氣。

    “怎麼了?”姐姐回來后看我躺在床上,就問我。

    “姐……”我想說,但是還是不好意思說,雖然我同姐姐的關係好,但是還是有點不自然。

    “怎麼了?跟姐還這樣不好意思?”姐姐問。於是我吞吞吐吐的把事情說了出來。

    “哈哈哈……”姐姐聽了后大笑,起來把門鎖上,然后走到我的面前,“讓我來給你看看。”

    “哦?”我猶豫一下,最後還是在姐姐那關切的目光中把褲子拉了下來,粗大的陰莖暴露在姐姐的目光之中。

    “好大啊,沒想到比我男朋友的還大。”姐姐說。她說完雙手扶著我的陰莖,左手輕輕的向下翻著我的包皮,慢慢的,當我的龜頭露出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一陣陣的疼痛。

    “好疼啊,姐姐。”我說。

    “忍一下就好了。”姐姐說著把我推倒在床上,然后蹲在地下,雙手仍然慢慢的翻著我的包皮,她的手用力的向下翻一下后又鬆開,讓我的包皮自動收回,然后用更加用力的向下拉,就這樣反復的運動著。

    “怎麼樣?還疼嗎?”

    “不疼了。”我說,確實是不像開始的時候那麼疼了,陰莖上傳來的是特殊的感覺,在微微的疼痛中有一種壓迫感,讓我想要釋放一樣,同時還伴隨著癢癢的感覺。姐姐的手力度適中,十個指頭一起用上,四處撫摩,讓我分散了對包皮的注意力,這樣在姐姐上下的套弄中,我的龜頭終於露出了一半,但是龜頭的一半卻正是比較難弄的位置,我的疼痛又加劇了,包皮上面出現了血絲。

    姐姐看著我痛苦的表情,猶豫片刻后她張開嘴將我露在外面的半個龜頭含了進去,溫暖的感覺包圍著我的龜頭,我立時忘記了疼痛,姐姐溫暖的唇在我的龜頭上吮吸著,還發出輕微的響聲,我的陰莖在她嘴唇的吮吸之下又變大了許多,包皮上的血管也清晰的顯現出來。姐姐她每舔一下我的尿眼,我都感到無比的刺激,仿佛她舔中了我的靈魂一樣。她的雙手並沒有因為口舌的加入停止動作,還在繼續輕輕的上下套弄著。

    我坐在那裡,感覺到四肢都沒有力氣了,我真想就這樣呆上一輩子,那舒服的感覺是以前我從來沒有的,而姐姐也專著於吮吸我的龜頭,眼睛裡發出了貪婪的目光。陰莖上傳來的快感已經升華了,我感覺到有東西要從陰莖裡噴出來一樣。

    “姐,我……”我還沒有說完,姐姐忽然猛的用力將我的包皮翻到了最大限度,我只感覺陰莖上一痛,接著是如飛起來般的感覺,快感從陰莖蔓延到全身,在我身體各條神經裡遊動。一股白色的液體從我的尿眼中飛出,姐姐用手護住了面部,白色的液體噴在她的雙手上。我無力的倒在了床上,陰莖上下的顫動著,還有一點液體從裡面流出,此時整個龜頭已經完全的露了出來,包皮套在我龜頭的下面,皺皺的。

    “現在好了,快去廁所洗洗吧。”姐姐在我的陰莖上彈了一下說。我從床上爬了起來,然后穿上褲子向廁所跑去,到廁所我才發現,在龜頭以下的部位粘了一層白白的東西,粘粘的,我用手搓了一下,還有些難聞的味道,於是我放肆的衝洗了一番。

    當天晚上我吃飯都感覺特別的香,雖然同姐姐還是一樣打鬧說笑,但是總有種怪怪的感覺,吃完飯后我去上晚自習,在廁所內我向那些嘲笑我的家夥展示了一下我重獲新生的陰莖,他們沒話說了。

    我是同姐姐在一個房間睡覺的,不過媽媽給我們定了規定,要我們反方向睡覺,我的頭同姐姐的腳相對,姐姐的頭同我的腳相對。姐姐已經躺在那裡了,我也脫了衣服后躺了下來,手不自覺的摸著自己的陰莖,大腦裡想的是姐姐今天給我套弄時的感覺,手開始上下的模仿姐姐的動作,但是怎麼模仿還是不對,我看了看姐姐,她蓋著毛毯,身體上下的起伏,好像睡的很香的樣子。我輕輕的掀開姐姐的被子,然后手在她的腳心上輕輕的撓了幾下。

    “呵呵,好癢。”姐姐笑了,原來她還沒有睡著。

    “能……能不能再給我弄一次。”我吞吞吐吐的說。

    “可是可以,不過有個條件。”姐姐說。

    “什麼條件你說吧。”我興奮的說。

    “不要告訴媽媽,爸爸,還有就是你要幫我舔我那裡。”姐姐指著下體說。

    “好好。”我點頭說。姐姐滿意的點了點頭,然后又躺了下來,她把手伸到被子裡,我立刻也鑽到被子裡,向姐姐的頭那裡挪了挪身體,讓陰莖離姐姐更近。同時自己的也更加靠近姐姐的下體。姐姐的頭已經伸到了我的被子裡,她的手抓住了我的陰莖,靈巧的舌頭已經開始在龜頭上運動起來,手指在我的睪丸四周輕輕的扣著。

    我把頭伸到姐姐的雙腿之間,手伸了過去。我摸到的是一堆毛茸茸,軟綿綿的東西,我的手指在終於找到了一個入口,入口處濕濕的,滑滑的,還有兩條長形的嫩肉,我的手指慢慢的從嫩肉中間伸了進去。姐姐的身體抖了一下,比剛才分得更開。我的手指摸到了一粒肉芽上,肉芽硬硬的,我又用手指捏了幾下,伸出舌頭在那個洞口附近舔了起來。

    姐姐的喉嚨裡發出了呻吟聲,嘴唇更是用力的吮吸著我的龜頭,我更加賣力的吮吸著姐姐的下體,而且用牙齒輕輕的叼住那兩條長形的嫩肉。姐姐的舌頭在我龜頭下方的軟肉下舔來舔去,我感覺又要爆發了,於是想要拉出陰莖,但是姐姐用力的抱著我的臀,不讓我從她口中逃走,我受不了了,精液全部都噴到了姐姐的口中。

    姐姐的陰道也開始蠕動起來,然后一股鹹鹹的,略帶有腥味的液體流到了我的口中,既然姐姐把我的東西都吞下去了,我也不要客氣了,於是將姐姐陰道中流出的液體喝了下去。我們兩個抱在一起喘息著,姐姐親吻著我的陰莖,我則親吻著姐姐又白又光滑的臀,我們誰也沒有說話,而是抱在一起享受著高潮后那舒服的疲勞。

    膀胱裡那難受的滋味,讓我從睡夢中醒了過來,發現陰莖還在姐姐的手中握著,我慢慢的把陰莖拉了出來,然后穿上拖鞋到了廁所,把膀胱中的東西都清了出來,路過爸爸媽媽房間的時候聽見了裡面有聲音。我從門縫向裡發現爸爸媽媽在做著剛才我同姐姐做的事情,只是他們做的更是瘋狂,媽媽趴在爸爸腿間,用力的吮吸著爸爸的陰莖,口水從媽媽的嘴角流了出來,流到爸爸的睪丸上,爸爸則捧著媽媽的屁股像吃西瓜一樣,在媽媽的陰部舔著,還發出了聲音。

    媽媽轉過身來手扶在爸爸的陰莖,對準自己的陰道坐了下去,然后雙手按在爸爸胸上上下運動起來,一雙碩大的乳房上下的晃動著。看到這,我的陰莖立刻又蘇醒了,脹大的陰莖頂著房門,我上下的輕輕的運動,龜頭在門上摩擦著,就在這時候,一雙手從我身后伸了過來,抓住了我的陰莖。

    姐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了我的後面,她低下頭然后張口吻住了我的嘴,我立刻轉過身來緊緊的抱住姐姐,舌頭在她的口裡和她的舌頭的攪動在一起,我的手從她的內衣下伸了進去,笨拙的摸著她的乳房。然后鑽到了她的衣服裡,嘴唇夾住了她的乳頭,我的個子比姐姐矮了一頭,所以我只有在她的乳頭上猛烈的親吻。

    我拉著姐姐的手跑回了我們的房間,然后把門關好,立刻倒在了床上,我的手抓住了她的衣服用力的扯了下來,她則把我的內褲拉了下來,然后含住我的陰莖。

    我躺在床上,她趴在我的雙腿之間吮吸著,我的陰莖就像著了火一樣,但是姐姐的口卻比我的陰莖還要熱。她吮吸片刻后就將我的陰莖吐了出來,然后脫下自己的內褲跨在我身上,像媽媽那樣將我的陰莖抓住,在自己的陰唇上摩擦了幾下,然后將龜頭頂在了陰道口。我抱著她的腰,下體一用力,陰莖便插進了那快樂的陰道中,無比的順滑,溫暖的接觸,暢快的摩擦,讓我感覺到了男女之間真正的快樂,原來真正的做愛比用嘴吮吸要舒服的多。我當然不會放過,一邊吮吸她的乳頭一邊抽插著。我的舌頭也像陰莖一樣在她的口中進進出出。

    姐姐的手摸到了我的肛門上,手指在上面輕輕的撫摩,然后她猛的將一根手指插了進來,我一分心,快感從陰莖上傳來,精液瘋狂的噴入了姐姐的陰道中。姐姐的陰道沐浴在我的精液中,她掙扎著套弄幾下后也達到了高潮。我緊緊的抱著姐姐,陰莖不忍從她的陰道中拉出,盡管精液已經開始順著我的陰莖流到了床上。

    從那以后我同姐姐的性生活就開始了,她雖然已經有了男朋友,但是還是找機會回來和我的陰莖來一次親密接觸,就這樣一直到了我高三的時候,爸爸媽媽離婚,姐姐跟著爸爸搬出去了。

    我到大一后,姐姐就開始準備婚禮了,媽媽雖然同爸爸有過節,但是還是去參加了姐姐的婚禮,我也一起去了,我們還找了個機會在洗手間裡大戰一回。姐姐結婚后就同姐夫買了房子,搬出了爸爸的房子,媽媽和我還在老房子裡住,姐姐在公司應酬很多,每次時間一晚的話就回來,接著『治療』我的陰莖。

    “女大不中留。”這就是媽媽對姐姐結婚的評論。姐姐雖然結婚后時不時地回來找我,但是畢竟不是每天回來。

    媽媽是中學教師,今年46歲,一付好身材,一雙乳房將我和姐姐喂養大后還是那麼豐滿誘人,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,我早早的回到了家裡,開始收拾自己房間裡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,從桌子到床下等等,媽媽留了張字條,說是出去買菜了。

    我感覺沒什麼意思,就躺在床上回想和在姐姐一起的激情時光,想到這,我忽然想起來了,自己的床下面還有幾本借來的黃色小說,於是猛的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后鑽到了床下去找,當我找到藏好的書準備出來的時候,我發現在我的床板上用膠布粘著一個信封,我好奇地將那東西拿了出來。我坐在床上,將信封打開,從裡面掉出了一封信,信上粘了很多透明膠布,看樣子這信是被撕毀后重新粘好的,我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那封信。信是在內蒙古的表舅舅寫給我媽的,舅舅在我小時侯經常來看我,后來他到內蒙去做生意了,從那裡收購各種土產,然后賣到沿海地帶,聽說生意不錯。

    信中將我的身世全部寫了出來,我居然是媽媽同表舅亂倫生下的,信裡除了舅舅的懺悔外還有一張存摺,上面有20萬。原來我的親生父親居然是自己的舅舅,那我姐姐到底是什麼關係?姐姐知道這件事情嗎?爸爸是不是知道了這件事情才同媽媽離婚?自己都已經同姐姐發生了關係,還有什麼想不開的,也許我繼承了我親生父親的本質,他同我媽媽亂倫,我也同姐姐亂倫。

    “兵兵!過來幫我拿東西。”媽媽在樓下喊。

    我立刻從房間裡跑了出來,媽媽拿了抱了一大包東西,正在向廚房走去。我也不知道媽媽在想什麼,一頓豐盛的晚飯后,姐姐回來了,同姐夫一起,還給我帶來了禮物。我們一起呆了一會,姐姐和姐夫因為有應酬,所以走了,媽媽要去家訪,也走了,我回到房間大腦中想的,則是媽媽同舅舅的事情,忽然覺得他們之間很刺激,腦海中出現了舅舅強壯的身體壓在媽媽豐滿的肉體上的情景。

    “兵兵,醒醒。”

    不知怎麼搞的,我居然睡著了,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,媽媽就穿著睡衣坐在我的床上。

    “快起來。”媽媽說著把一個包著包裝紙的盒子給了我。我打開了包原來是一本書,《一千零一夜》中文無刪節版,是我一直想要的書。

    “媽媽,你能像我小時侯那樣讀給我聽嗎?”我說。

    “好吧!”媽媽拉了一下自己的睡衣,然后靠在床上,打開了那本《一千零一夜》。我躺在媽媽的腿上,聽著媽媽在給我讀故事,右手自然的環抱在她的腰上,左手則伸入了她的睡衣中,像小時候那樣用手指拉扯著媽媽的乳頭。媽媽大概沒有想到我的想法,還在那裡專心的讀著故事。她的乳頭在我的手裡變硬了,我有點累了,靠著媽媽的腿睡著了。

    睡夢中,我感覺有人躺在了我床邊,一股酒氣跑入了我的鼻孔,我知道一定是姐姐,一想到姐姐我睡意全無,猛的睜開了眼睛,昏暗的房間中,我看到了一個人趴在我的旁邊,睡的正香。我不由分說,壓在了她的身上,手聊起了她的衣服,然后拉下了她的內褲,然后將我粗大雄壯的陰莖摸索著插入了那刺激的陰道中。

    “啊!”她好像是醒了,想要把我從她身上弄下來,但是我的陰莖已經插了進去,我的手隔著她的胸罩緊緊地抓住她的乳房。

    “你……”她回頭想說什麼,還沒有等她說話我的嘴已經將她的口封住,我的舌頭在她的口中攪動著,她掙扎了幾下變停止了動作,舌頭有點生硬地同我的舌頭攪動在一起。姐姐的陰道已經分泌了好多液體,我在裡面抽動得很舒暢,沒有什麼阻擋,但是她的陰道好像比以前要松了很多,不過抽動起來非常過癮,正是因為沒有了那緊窄的刺激,所以我抽插了半天還沒有要射的慾望。

    “姐,怎麼幾天沒有做,你的小洞都變松了,是不是姐夫的杰作啊。”我離開了她的嘴唇問。她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,我壓在她的背上,嘴唇吻著她的脖子,聽著她濃重的喘息聲音,陰莖更是賣力地在她的體內抽動,我把陰莖完全的拉了出來,然后在用力地頂了進去,龜頭一直頂到她的子宮口,接著變是上下左右地研磨,我此時想的是融化在她的身體裡,好像怎麼做都不滿足一樣。

    我拉出了陰莖,然后扳過姐姐的肩膀,她順從地隨著我的手翻了過來,我把她寬大睡衣的下擺掀了起來蓋在她的身上,然后將她的雙腿放在我的腰邊,將龜頭在已經水汪汪的陰道口上下動了幾下后,又插到了她溫暖潮濕的小洞中。她的腿盤到了我的腰上,我的陰莖每次都深深地插進去,龜頭同她的陰道充分的接觸摩擦,產生的快感一波又一波。她也開始上下的晃動著腰部,迎合我的每一次抽插。

    我的陰莖開始有了感覺,仿佛觸電一樣抖動起來,我知道就要射了,於是更加的用力,我的手摸到了她的乳房上,手指玩弄著她的乳頭。但是我的手並沒有摸到她左乳頭上的那個小小的疙瘩,難道不是姐姐?就在我思考的時候,她的陰道開始蠕動了,我知道這是她高潮的前奏,我猛的伸手打開了台燈。

    “媽媽。”我叫了一聲,媽媽正在我的身下,忍受著我的抽插。

    “快……快!就要來了。”媽媽沒有管那麼多,而是繼續晃動著腰。此時我繼續地用力的抽插,隨著高潮的來臨,一股又濃又熱的精液射到了媽媽陰道中,而媽媽也分泌出更多的液體將我的陰莖包圍。我們一起到了高潮,“媽媽。”我輕聲地招呼道。

    “我們……我們是不是做了什麼。”媽媽說。我點了點頭。

    “哎!真是冤孽啊。想不到過了這麼多年,我還是回到了以前那樣了。”媽媽說著從床上站了起來,然后向門口走去。

    “今天就當什麼也沒發生好了。”媽媽回頭說。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猛地跳了起來抱住了媽媽,媽媽邁出去的腳步停住了,她的手搭在我的手上。

    “媽媽,我不管,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婆。”我強硬地說。

    “兵兵,你……你這又是何苦呢。”媽媽說。

    “媽媽,你是不是也想,如果不想,剛才為什麼不阻止我。”我說。

    “那……”媽媽一時間沒有了語言,站在那裡。

    “媽媽,爸爸舍你而去,我就來照顧你。”我堅定地說。媽媽的手用力地握住了我的手,我感到有一滴熱熱的液體滴在我的手上,媽媽轉過身來同我緊緊的抱在一起。

    “你知道我為什麼同你爸爸離婚嗎?”媽媽躺在我的身邊一邊說,一邊用手指在我的乳頭上轉圈。

    “是不是因為舅舅啊?”我說。

    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媽媽問。

    “我看到了藏在我床下的東西。”我回答。

    “知道也好,遲早你都要知道的。”媽媽說著拿出了給我買的書,然后從裡面拿出了存摺。

    “這是你親爸爸給的生活費,今天是你的生日,在二十多年前的幾天我們發生了關係,很快就有了你,你外婆擔心出事情,就把我嫁給了你現在的爸爸。現在這錢是你的了,你想干什麼就干什麼吧,你已經是大人了。”媽媽把存摺交給我。

    “這麼多錢,我要來做什麼,先放一放吧,用的時候我在拿。”我又把存摺放進了書裡,“媽媽,你怎麼突然跑到我房間裡了?”“剛才給你讀故事,看你睡著了,我也想休息一下,誰知道又想起你爸爸,心裡不太舒服……”

    “你就喝了酒。”我搶過媽媽的話說。

    “是啊!”媽媽說,“你同你舅舅還真像,個子不高,但是就是這麼善解人意。我剛才聽你管我叫姐姐來著?你和你姐姐也……”媽媽說。我一看事情已經隱瞞不住了,只有將自己同姐姐的事情都告訴了媽媽。

    “你比你舅舅還要厲害啊。”媽媽說。

    “那姐姐和我是什麼關係?”我問。

    “她並不是你的姐姐,而是你父親的前妻給她生的女兒,但是他前妻因病去了。”媽媽說。

    “那我和姐姐不是沒有什麼血緣關係?”我問。

    “是的,所以你們的關係如何我沒有在意,把你們安排在一間房我也放心。”“真是我的好媽媽。”我親了一下媽媽的臉說。我的手摸著媽媽的乳房,陰莖又硬了起來,媽媽看著我立了起來的陰莖知道我要做什麼了,於是自己掀起了衣服的下擺,然后側過身去,雙手分開了臀,露出了發黑的陰戶。

    “快點吧,不要耽誤了休息。”媽媽說。

    ************

    一覺醒來天已經大亮了,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我的房間,客廳裡傳來了一陣挪東西的聲音,看樣子媽媽是在收拾房間了。我穿好衣服走了出來,果然媽媽正在擦著衣櫃的玻璃,我走到媽媽的後面猛的抱著了她的腰。

    “啊……”媽媽嚇了一跳,然后回頭一看是我,“你想嚇死我啊,怎麼不睡了。”

    “已經睡好了。”我回答道。

    “飯在廚房裡,去吃吧。”媽媽說完,轉身又去擦玻璃了。我自己走到廚房裡隨便吃了點東西,然后到洗手間洗了個澡,出來一看媽媽還在那裡清理東西,俗話說:飽暖思淫欲。看著媽媽那豐滿的身體,我剛才吃下去的東西,都成了我情慾的催化劑。我走到了媽媽身后,手直接就按在她的乳房上。

    “媽媽。我想在這裡……”我說。

    “不要了,大白天的,被看見不好。”媽媽晃動著身體說。

    “現在誰會來啊!”我說著,手伸到媽媽的腰間,然后解開了她的腰帶,腰帶一松她的褲子就自動落了下去,只剩下一條黑色吐蕾絲的內褲,我手一揮,內褲也被拉了下來。昨天把媽媽當成了姐姐,所以也沒有什麼溫存,自然沒有機會仔細的看看媽媽的陰戶同姐姐的有什麼不同,我蹲下了身體,雙手分開媽媽的兩腿,仔細地觀察著她的神秘地帶。

    成熟女性的陰戶果然很有味道,媽媽的陰戶也是有一股腥騷的氣味,雖然被沐浴露的味道掩蓋,但是還是可以聞得到,媽媽的兩片大陰唇非常的肥厚,我鬆開手指后,兩片大陰唇自動的合在一起,將陰戶保護起來,只留下一條肉縫,肉縫的邊上有很多黑色的體毛,一直延續到媽媽的小腹下,我又用力地分開兩片大陰唇。媽媽的陰蒂在我手指的刺激下也硬了起來,我伸出舌頭在上面舔了舔,然后舌頭順著陰蒂向下滑動,話滑過陰道一直到了媽媽的肛門上,然后又反方向的滑了回去,幾個來回之后,我的嘴唇上粘滿了媽媽陰道裡分泌的液體,而媽媽也無力的靠在櫥櫃上喘息著。

    “不要再舔了……”媽媽在求饒。我站了起來,將媽媽的圍裙解下,然后手伸到她的衣服裡。不過我沒有奔向那一對豐滿的乳房,而是在她的腋下停止了步伐,我摸著媽媽柔軟的腋毛,忍不住用力地拔下了一跟。

    “啊!”媽媽疼得叫了一聲。我吻著媽媽光滑的皮膚,然后把褲子褪到腳下,用陰莖在媽媽的腿上蹭著。

    “快,快插進來……別……別再折磨媽媽了……”媽媽央求道。我握著陰莖,盡力地擡高。可是沒辦法,自己的個子太矮了,陰莖根本無法到達媽媽陰部的位置,我一回頭髮現了桌子下的塑膠小凳子,我把它拿了出來,然后踩在上面,呵呵,高度正好。我調整了一下角度,然后用力地從後面將陰莖插入了媽媽潮濕的陰道中,然后抱著媽媽的腰開始用力的抽動起來。

    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媽媽的呻吟不是很大,她趴櫥櫃上,兩個豐滿的乳房頂在玻璃上,呼出的其氣體在玻璃上面形成了水珠,然后慢慢地又流到媽媽的乳頭上。媽媽的屁股隨著我的抽插前后運動,我的從她的乳房來到了她的屁股上,手指玩弄起她的肛門來。媽媽的肛門旁邊也長了很多的毛,不過不像陰部那樣那麼堅韌,這裡的則非常的柔軟,我輕輕地撫摸著。

    一陣緊張的運動后,我的身上出汗了,媽媽也在那裡氣喘籲籲的,她陰部的汗水更加協助了我的抽動,我越來越有力氣,我陰莖上的氣味同媽媽陰道裡分泌出的氣味混合在一起。媽媽的陰道已經開始不規則地蠕動了,液體也越來越多了,我知道媽媽的高潮來臨了,我正準備在用力的轟媽媽幾炮,結果還沒有等我開始,媽媽忽然猛的夾緊我的陰莖,然后屁股開始左右的搖擺,我無法控制我的動作,一股股的精液噴入了媽媽的陰道中。

    “呼……呼……”我趴在媽媽的身上喘著氣,媽媽也在那裡大口地呼吸。過了一會,媽媽伸手過來把我的陰莖拉了出來,然后用手指替我清理著上面殘留的液體。我吻著媽媽的嘴唇,舌頭品嘗著她的唾液,“舒服嗎?媽媽?”我問。媽媽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,就在我從凳子上下來的時候,一陣開鎖的聲音從后門傳來。

    “媽媽,小弟,我回來了。”姐姐那熟悉的的聲音響起。

    “你姐姐回來了,快把衣服穿好。”媽媽慌張地說。

    “沒關係,媽媽。”我拉著媽媽的手不讓她動作。

    “為什麼?”媽媽問。

    “我們有機會玩三人行了。”我笑著說道,還沾著少許液體的陰莖又硬了起來。

    【全文完】

     
     
    上一篇:迷姦並把精子射在了體內 下一篇:熟女的味道
     
     

    猜你喜欢

      (CG)辣妹多多来(14P)
      五星级酒店暗藏惊喜,嫖侠将计就计[15P]
      少妇在家里被两个工人给上了【11P】
      按摩床都快被震塌了(16P)
      (CG)大玩淫女(18P)
      黑丝白嫩大奶牛女友性感自拍[14P]
      新来的美女被同事中出【11P】
      和娇俏美女忘我爱爱(16P)
      (CG)馈赠静夜给爆乳姐(16P)
      女大学生放飞自我,男榴友激情相伴,双ID验证[20P]
      浴场的服务很到位【15P】
      和巨乳胖女人激情性交(16P)
      (CG)美丽的大奶大家准备好手纸(15P)
      开车带黑丝开档情人开房约炮[12P]
      大学生又是颜射又是内射【17P】
      白嫩小娇妻跟黑鬼鬼混(14P)
      (CG)快操到虚脱了(14P)
      周末加班 老婆来办公室找我看屁股[15P]
      美女大学生的技术太好了【44P】
      白发美女搔首弄姿(16P)
  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    广告